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洞外声响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洞外声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叶尘没有再去管塔斯里本,也没有去再看一眼亡灵小队消失的地方。体内的真气虽然消耗严重,几乎到了干涸的地步,步履蹒跚,缓缓地想着远方走去。



心中疑惑塔斯里本不杀他的原因,而先前从塔斯里本眼中闪过的杀机,可以感觉得到,那绝对不是吓唬他,而是真正想要杀死他,可是塔斯里本的心中却有什么顾及。



叶尘不相信塔斯里本和玄冰宫死去的宫主有什么友好的渊源,但是可是肯定,塔斯里本是认识玄冰宫宫主的,可是塔斯里本却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叶尘发现,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大堆谜团就不停地围绕在他的身边,如今他只是探究到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秘密等着他去发现。



事事不能强求,虽然去探索那些隐秘,也许会给他带着享之不尽的好处,但是却也能给他带去死亡的危险,“随这些去吧,该来的总会来的。”叶尘心中洒脱地想着,那些事急不得,更重要的是,那些事对他来说,也不是他必须要做的,对那些秘密,他并没有背负什么负担。



刚开始走起路来,脚下不稳,偶尔被路上的石块拌着,忍不住会一个踉跄,但渐渐地,他的步法开始轻快起来,虽然仍是不快,但是却比先前要好得太多。



这便是他玄冰真气的好处,恢复能力极强,没有强烈的爆发力,却胜在延绵持久,补充快速上。



加上偶尔真气稍微换过来的时候,他便会去使用水润术来治疗一下他的外伤。不过只是简单治疗一下,毕竟,身体表面上的伤是外伤,只要疗养一段时间,也会恢复过来的,而最重的还是体内的伤,那才是真正危及到了他修为的地方。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这一路走来,但是光秃秃的山,叶尘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安心下来休息疗养的地方。



体内的真气到现在,也恢复了两成,但是对他来说,在这种野外,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危险,如果不即使恢复过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现在唯一希望的便是这次的重伤,不会对他今后的修炼影响太大。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一轮弯月悄悄地爬上了夜空,柔和的月光,微微照耀着荒凉的山间,映下他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终于,叶尘发现了一个巨石与山坡夹角形成的小洞。



心中一喜,叶尘快步向巨石的地方走去。巨石与山坡形成的夹角不大,但是却足矣容身。



这一带的山脉干燥,而且没有之物的生长,也不知道和火焰领主在这里沉睡的关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导致这里光秃秃的十足荒凉。洞内也很是干燥。



矮身退着钻进了小洞内,尽量地坐正,使自己安稳并稍微适应一点。便静了下来,神识内敛,一遍一遍地观察着自己体内的伤势。



体内的情形不同乐观,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要不是有玄冰戒的帮助,还是玄冰真气的治疗恢复作用,他现在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支持到这里,也许早就因为伤势过重与亡,即使不死,一身的修为也怕是不保。



现今已经是这样了,再失望痛苦也无济于事,“希望能够好过来吧”,叶尘心中奢望地想着。



从玄冰戒中取出了装有冰灵丹的瓶子,小心地倒出了一粒。瓶内的冰灵丹还剩下四粒,要不是这次受伤严重,他是怎么也不会舍得去用它的。毕竟,这是玄冰宫的疗伤圣药,不是平常的东西,也只有在他逃出雷暴海域的时候,才用过一粒。



丝丝冰凉的感觉从腹中散发而出,趁着这个时机,叶尘随即行功几个小周天,运转真气一遍一遍地修复着体内受损的经脉。当真气冲破断裂的经脉的时候,剧烈的疼痛也随之而来。



即使有冰灵丹的帮助,还是让叶尘的冷汗冒出叶尘的额头,随即淌下他的脸庞,疼苦难忍,随着真气渐渐将断裂的经脉修复,疼痛才稍缓,凭着莫大的毅力,叶尘一处处地将断裂受损严重的经脉修复。



当他将最后一处经脉修复完的时候,这时候的他已经全身被汗液打湿,淌下身体的汗液将身下的一片干燥的土地侵湿。



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叶尘睁开了眼睛,破损的经脉已经修复完毕,之后便是努力地恢复真气了。这次的疗伤让他的记忆犹新,不仅仅是期间过程中剧烈的疼苦感,更重要的是,他的修为更是大降。



心中压抑,抬头透过细小的岩石缝望向夜空,弯弯的音乐仍然高高地挂在夜空。不清楚这次疗伤维持了多久,但至少现在还没有到天明,趁着这段时间,他可以安心地静养了。



可是当他凝神运转真气的时候,脑海中突然传来异动。



激动,现在的叶尘只能用颤动的身体来表带他的兴奋,因为他感觉到,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副图鉴的影子,虽然图鉴还是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但是这却是他要突破的现象。



没有过多去考虑为什么功力下降了很多,却还是可以浮现出下一张功法的图鉴来,但是能够再次得到突破,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难道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心中想着,神识却不慢,小心地将神识附着与图鉴上,细细地观察着。



以往出现图鉴的时候,都是符文环绕,玄奥的能量充斥之上,可是这次却不同,图鉴仍然模糊不清,近乎于虚幻的影响并没有因为他的感应而有任何的反应。



战斗是提升修为的最好途径,可是这次的受伤严重,还是影响到了他的进一步提升实力。



失望,一切的希望变成的失望,巨大的反差,让叶尘的心中无比的难受,几次的试探,仍然无果后,叶尘无奈地将神识退出了脑海。



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叶尘郁闷地想,“看来只有这样了,也不知道图鉴影响清晰起来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叶尘本事乐观豁达的人,既然不能强求,也没有去耿耿于怀,静静地坐在小洞内,继续着真气运转,寄希望于明天能够恢复过来。



就在叶尘静下来不久,突然听到了从洞外传来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