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往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章 往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叶尘眼中的笑意更浓,“我也是这样想的,叶尘,你直接叫我叶尘就行了。”



蒙拉闻言,叶尘的名字有点怪,看来只是叶尘随意敷衍他的话,但是他也没有怎么在意,仍然微笑着说道:“叶尘兄弟,既然是误会,那之前的事,真是抱歉了。”



后面的话是对着鲍德温说的,说完这些后,歉意地向着叶尘点点头,随即对旁边的人吩咐道:“带来他,我们走吧。回去找找那个魔晶,也许丢失在了我们经过的路上。”



注视着渐渐走远的铁臂佣兵队的人,叶尘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



从叶尘到这里到现在,鲍德温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不想去解释什么,傻傻地去叫冤,那是傻子才会去做的事,形势就是看谁的实力更强。



这时鲍德温感激地望着叶尘,不仅再看见叶尘这个朋友,更是感激他从死亡的边缘救下了他,带着一丝仍然不可思议的眼光,鲍德温激动地说道:“叶尘,真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



叶尘微笑看着鲍德温,眼中也是高兴的神色,但却更多的疑问,“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还是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你。”



鲍德温干笑了一下,无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开朗豁达的昔日模样,对叶尘的疑惑眼神全都看在了眼里,随即慢慢地说道:“唉,狂狼佣兵队解散了,我也就只能加入别人的佣兵队伍,刚才那个是铁臂佣兵队,他的队长蒙拉是使用一双金属全套,实力很强,而我这个新人嘛,在巨大的利益下,也就成为了别人利用陷害的目标了。呵呵。”



鲍德温无所谓地说着,将整件事的经过简单地向叶尘说了一遍,便耸耸肩,表情很无奈。



随即鲍德温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刚才……”



叶尘摇摇头,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我们两个人,要战胜他们所有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甚至还会造成两败俱伤。那个蒙拉只是看不出我的深浅,对我有所忌惮,才选择离开的,不过下次再见到他们的时候,那就说不一定了。”



叶尘的脸上保持着一丝微笑,至于互相放弃战斗,“友好”解释误会,叶尘心中也很无奈,要对付那些佣兵不难,可是一旁还有个蒙拉,他能够感觉出,蒙拉和他的级别不相上下,而且精通于拳类武器,属于快速攻击类的武器,让这种武者在正面对抗中,甚至比刺客还要麻烦。



而他现在又重伤尚未痊愈,体内真气恢复了六七层,要完胜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鲍德温继续说了一些话,叶尘静静地听着,对他所说的事并不怎么感兴趣,他真正想知道的是,狂狼佣兵队为什么会解散,没有说话,仍然静静地等待着鲍德温的解释。



似乎对接下来的话很是不愿意提起,鲍德温皱了皱眉头,看到叶尘关心的眼神后,才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吉森团长如今断了一条手臂,阿瑟和矮人巴赫也死了,所以,狂狼佣兵队就解散了。



你一定很好奇吧,其实也没有什么,做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将自己的脑袋挂在自己的腰上的,随时都要面对死亡的。



我们在赛尔兰多城接下了一个回萨拉城的护送任务,哦,还是护送一些商队的任务,不过,很“幸运”的是,途中商队遭到了盗贼团的袭击,我们也在那场战斗中损失了阿瑟和巴赫。



说起来,我的命还是别人救下的,哦,对了,那个人可能你会记得。”



注意到叶尘眼中的一丝好奇,鲍德温继续说道:“那个人就是双剑佣兵队的团长,上次在萨拉城的佣兵工会里,他的队友欺负叶莎,你还和他打过了一场的那个人。也许他给别人的印象不是怎么好,但是在佣兵兄弟困难的时候,却十分的热心的一个人,不过,很可惜,他也在那次的战斗中死了。



最后,我的佣兵队里的五个人也就剩下了3个人,而团长他又失去了一条手臂,所以,很无奈,狂狼佣兵队解散了,所以我也就重新加入到了刚才那个铁臂佣兵队里面去了。”



叶尘发现,鲍德温对于狂狼佣兵队友的死很是伤感,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但那只是闪过的一瞬间伤感,之后语气变得平淡起来,似乎对于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



这是一个经历了很过故事的人,平时的洒脱也许只是一种对压抑生活的一种逃避或者是一种施放,忘掉一些不开心而已。



叶尘伸手重重地拍拍鲍德温的肩膀,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出声问道:“那吉森现在怎么样了?”



鲍德温苦笑了一下,心中明白,叶尘会问到吉森团长的事的,“吉森团长他,也许今后也不能做佣兵了,虽以后的生活不会为了钱的事发愁,勉强还是能安然到老,只是……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喝酒消愁。唉……”



听到鲍德温最后的一声长长的叹息,任何人变成一个废人,也不是一时就能接受的了的。



叶尘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先前容身的小洞,那是不可能再去休息了,洞内太小,不适合两个人休息,只有另寻它处了,安慰地对着鲍德温说道:“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得找个地方应付过今晚再说。”



鲍德温感激地对叶尘笑笑,如今,危险暂时过去了,可是身上的疲惫却侵袭而来,不禁让他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番。



一路跟着叶尘走着,鲍德温不住地看着叶尘的身上,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道:“叶尘,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及时救援,我是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的。”



脚下跟着叶尘的步法,鲍德温继续说道,这话也是他一直想问的,只是刚才叶尘一直在问他,所以没有开口说出来,“叶尘,你这个样子,是不是……”



叶尘知道他要问什么,微笑着说道:“哦,你看这个样子,也应该能够才出来,没错,白天的时候,进行过激烈的战斗,所以便成为了这样,不过,不用为我担心,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鲍德温仔细地盯着叶尘看了一会儿,确实他说的之后,才问道:“那你的同伴呢?哦,对不起……我……”



鲍德温话刚一出口,才发现自己说的话似乎在这个时候不合适,要是叶尘的同伴还在的话,那他也不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了,从叶尘的身上便能看出,白天的战斗是多么的惨烈,也许他的同伴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鲍德温怕引起叶尘心情的沉重,脸上尽是歉意的神色。



不过叶尘对他笑笑,丝毫不介意,解释道:“没关系,虽然同伴是有战死的,不过还有另一些同伴正在前方等着我呢,估计明天就能赶上他们。你看我这人,停一下,我先给你治疗一下吧。”



叶尘正说着,突然一拍额头,有点自责,刚才只顾着和鲍德温说话去了,刚开始鲍德温的战意正浓,还不怎么感觉得出他的身体已经是处在危险的边缘了,如今见鲍德温脚步越来越不稳,脸上的疲惫之色甚浓。



鲍德温心中甚是过意不去,因为他的拖累,也许会让叶尘的那些同伴担心,也耽误叶尘的事情,正要说话,却看见叶尘的手向他伸来。



带着蓝色光芒的手掌,一圈圈的蓝色波纹出现在手掌上,像是水的波纹,不禁让鲍德温看得惊讶非常,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叶尘是不是“魔剑士”的想法。



虽然心中惊讶,但是更令他震惊的是,叶尘的手掌轻轻地搭上了他的胸膛,一波波冰凉的舒服感沁润着他的全身上下,使他的身体渐渐的一松,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疲惫不堪的身体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之后叶尘继续在他身上一些伤口的地方用水润术治疗了一下,见鲍德温渐渐舒缓过来,方才停了下来。



良久,鲍德温睁开了一双眼睛,他从来没有想过,治疗伤势的时候,还能这样得舒服的,有点不舍那种感觉,心中差点就想最受重点的伤,那么治疗也就要持续久点了的。



叶尘好笑地看着鲍德温那痴样,仍不住砸了他一下,这才让鲍德温反应过来。



尴尬地摸摸后脑勺,鲍德温嘿嘿地干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道:“叶尘,你那是什么魔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真是神奇啊。”



叶尘微笑道:“只是一个简单的魔法,我也是无意中学习到的,不过也只能治疗一些小伤罢了,要是谁都找我治病什么的,那我不得烦死啊。”



鲍德温闻言,脸上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说道:“呃……我明白了,呵呵。”



两人相视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叶尘嘴上说的轻松,但是鲍德温也不是个傻愣,转念便明白了叶尘的意思。有些事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叶尘满意地笑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还是你来带路吧,大体方向只要向着斯坦伯城就行了。”



鲍德温愣了愣,想到叶尘可能是第一次去斯坦伯城,加上他先前逃避铁臂佣兵队的时候,也是从那个方向逃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