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麻醉药?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七章 麻醉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夏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不仅是因为身上的剑伤越来越多,更是因为他要准备,准备与叶尘这些人同归于尽。



血祭技能带来的效果已经减弱很多,不良的反应变得更甚,突然,夏佐一声大喝,暗红的光芒从其身上爆发出来,瞬间将他的上身衣服爆碎。暗红色的魔法符文占满了夏佐的整个胸前,一条深红的长长裂口从他的左胸直接蔓延到腹部。



那是之前激发血祭技能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液从这大大的伤口上流出,却流到了胸前的符文上,诡异地流动着的血液很快便充斥在巨大的符文上。



叶尘心中有种危险的预感,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随即赶紧冲上前去,也不再去考虑是否拿下活着的夏佐,直接挥剑刺向夏佐的胸膛。



夏佐满脸痛苦之色,一声凄厉的嚎叫,让周围的人不禁全身发寒,望着冲向自己的叶尘,夏佐的眼中露出了残忍的神色,充满血丝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叶尘,完全放弃了躲避叶尘刺向胸膛的剑。



凯南大师在一旁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布莱迪,小心,快躲开!”



几乎在凯南叫出声音的同时,哈伦忽然举起法杖,急速地念出了咒语。叶尘剑碰到夏佐胸膛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夏佐眼中的疯狂笑意,胸前的暗红色魔法符文发出了刺眼的红光,猛烈的能量波动从夏佐的身上爆发开来,叶尘这才知道,夏佐根本就是要运用这个符文完全引爆自身,就是死也要搭下叶尘他们。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叶尘避开这爆发出来的强大能量冲击,叶尘只是拼命地跳动体内的内力保护住自身的一些主要部位,至于其他的,只要看自己的运气了。



“都趴下!”在哈伦发动魔法的一瞬间,凯南一声大喝,随即撑起火焰护盾弯下了身体。



哈伦摇晃了一下身体,便倒了下去,而夏佐的身体周围却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围绕他全身的冰墙,拔地而起的冰墙瞬间将叶尘弹开。



剧烈的爆炸声猛然间响起,强烈的冲击波与凛冽的劲风瞬间冲向四周,阻挡在夏佐身前的冰墙也被这强劲的爆炸直接炸成冰渣,飞向四周,但有了冰墙这一阻挡,爆炸的冲击被减弱了许多。



当人们爬起来的时候,痛呼声也随之而来,互相看着,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插着细小的冰刺,尤其是他们的背上,有的甚至布满了冰刺,稍微动一下就感到剧烈的疼痛,不过这些都是皮外伤,发现互相之间没有什么大碍后,各自不禁发出了会心的大笑,又一次的并肩作战,又一次的死里逃生。



“哈伦,你怎么样了?”凯南大声地呼唤着哈伦,哈伦如今已经昏迷过去,刚才发现哈伦倒下的时候,刚好倒在了凯南的身边,而爆炸飞出的冰刺也被凯南的火焰护盾挡住,以致身上并没有因为冰刺而变得和别的人一样,满身都插满了冰刺。当然,要是哈伦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作为一个魔法师,很难在那种情况下活命。



凯南心里清楚,哈伦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在那么短的是时间内发出高级的冰墙魔法,在平时是不可能的事,而哈伦发出来了,为了救叶尘,但是自己却因此而魔力反噬。见哈伦闭着眼,对他的呼唤没有任何的反应,凯南一时也没了主意,只能叫来护卫将哈伦移到草地上,躺上一会儿。



凯南来到叶尘的身边,此时的叶尘正努力地撑起身子,还没有站稳,叶尘也不去管满身上下的插着的冰刺,第一眼便看向了自己的下身,当确定那里没有事后,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下面可是他今后的幸福,要是也被冰刺刺成了马蜂窝,那还不得完了,可这一放心下来,才感觉到,全身上下那锥心的疼痛,再看看自己的身上,因为聚起内力抵挡的原因,并没有伤及要害,只是一些皮外伤,但是整个胸膛全是冰刺,插在了上面,不伤命,但却疼痛难忍。



一见叶尘的模样,凯南发出了笑声,现在确定叶尘没事,只是一些小伤,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忧,走到叶尘的身边,本想拍怕叶尘,但看见叶尘呲牙咧嘴的模样,还是没有放下手,摇摇头,微笑道:“布莱迪,真没有想到,他们不仅拥有血祭这种自残式的强大技能,而且还有血爆符文。”



“血爆符文?”叶尘正用运转玄冰真气将身上插着的冰刺融化,缓慢地修复着身上的伤口,听到凯南的话,随即疑惑着问道。



凯南点点头,说道:“是的,那就是血爆符文,其实真正的血爆,是用血祭引发,将自身全部的力量调动,引爆周围空间中的能量乱流,从而爆发出强大的毁灭能力,不过我们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发动血爆符文,而只是用血祭技能和我们战斗,希望能够逃得一条命,不过很可惜,血祭的效果已经不明显的情况下,他才发动血爆符文,所以,这也使得我们这些人能够幸运地活下来。”



见叶尘震惊的表情,凯南清楚叶尘心中所想,继续解释道:“掌握这种能力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我也是对其有点了解,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清楚他们划破胸膛的原因,可当我看见最后那人胸前的符文时,才反应过来,不过你想知道更清楚的话,我建议你……”



凯南说道这里,眼睛看向了正往叶尘这里走来的康奈尔身上,说道:“你倒是可以去问问他。”



叶尘闻言,惊讶地看向了向她走来的康奈尔,这才想起,之前便是他第一个大声叫出来,让所有人阻止刺客们的举动的。



当康奈尔走到叶尘的身边,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叶尘抢先问道:“康奈尔,给你说说那个血祭技能。就是刚才那些刺客之前发动的那个技能。”



康奈尔对叶尘的问话并没有感到奇怪,也不避讳凯南,直接解释道:“少爷,我在家族里接受训练的时候,泰德管家给我们详细讲解了一些刺客的技能的,所以当他们划破胸膛的时候,我便知道了他们发动的技能,这才提醒大家的。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在胸前刻画了血爆符文,我听泰德管家说过,这种方法,只是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至于是哪些人,我也不知道了。”



叶尘看了一眼刺客自曝之后留下的地方,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尺余厚的小坑,想到刚才爆发时的强大能量,叶尘不禁皱起了眉头,这还是在血祭效果不佳的时候,发动的血爆符文,要是直接发动血爆的话,那该有多么强的破坏能力啊。



想着即使实力不高的刺客,发动那种强大的技能,也能杀死周围的人,除非你的能力十分的强大,要不然,也不可能抵挡的了的,叶尘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过他的心中却庆幸着,不仅是刚才的结果,更是前几天在救凯南他们的时候,杀死的那个强大的刺客,要不是他用化水技能突然出现在其身后,一击致命,否则,结果是怎样的,还真不好说。



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凯南也想到了今后的艰难,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希冀地向康奈尔问道:“康奈尔,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对付拥有这种能力的刺客呢?”



康奈尔摇摇头,为难地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听泰德管家说,这种技能一人一生中也就只能发动一次,而且能不能顺利的抵抗住之后的不良反应,也要看个人的运气与实力了,因为这种技能本来就是和血爆一起运用的同归于尽的技能!”



凯南闻言,失望地摇摇头,叹声说道:“看来要对付他们,只能尽量在他们发动这种技能的时候,阻止他们了。唉,我们遇到了怎样的一个势力啊!”



看着神情低落的凯南,叶尘走上前,安慰道:“凯南大师,事情总有办法的,虽然不能抓到一个活的,但是我们还是对那个隐藏起来的势力了解了一点,既然有了线索,我想,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



凯南的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欣慰地看着叶尘,随即说道:“走吧,刚才哈伦魔力反噬,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我们过去看看他吧。”



走到哈伦身边,叶尘看着静静地躺在地上的哈伦,此时的哈伦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让他不禁心中担忧,哈伦是为了他才成为这个样子的。虽然身上还有伤,手上和胸膛上的毒素也没有清除完,叶尘还是一把抓住了哈伦的手,将玄冰真气源源不断地往哈伦的身体中输送过去。



随着叶尘不停的输送真气,哈伦的脸上浮现出的一丝健康的红润,哈伦的呼吸也变得平缓起来,良久,叶尘才轻轻放下哈伦的手腕,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液,直接盘腿做在了哈伦的身边,开始检查起自己的伤势来。



这一看,叶尘才放心下来,之前中的毒素,只是一些具有虚弱迟缓作用的毒,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毒素,可是因为刚才给哈伦大力输送真气的原因,使得他的左手手掌已经变得麻木起来,胸口上的伤口也同样麻木起来。



叶尘的脑海中不禁冒出了一个词——麻醉药?还是特强力的那种“麻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