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清醒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七章 清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班尼迪克仍然在冰冻囚牢中挣扎,不断地攻击着由寒冰构成的囚牢,仿佛没有痛觉般,一拳拳地猛力砸向寒冰,鲜血从他的拳头上迸出,染红了一片冰柱,溅得到处都是。



克拉伦斯痛苦地看着眼前的场面,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事都不能做,神情急切,看看凯南他们,又转头瞧瞧仍然处在疯狂中的班尼迪克,最后还是仍受不住出声哀求道:“凯南大师,班尼迪克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怕最后他会真的支持不住的,这……”



他很想凯南现在想出办法来,可是如果凯南能想到办法的话,也不会只是在一旁旁观的等待了,心中很悲痛,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在这些事情上,确实不能帮助什么,而且还是一个拖累。



凯南也很担忧此时的班尼迪克,必须得想出个办法来,可是到底该怎么去解决呢?很烦恼,不过还是安慰克拉伦斯道:“不要担心,我们要对班尼迪克有信心,布莱迪刚才不是说了吗,班尼迪克一直在与精神禁制做着斗争,我相信,现在的班尼迪克仍然是这样的,只是一时还不能挣脱出来罢了。”



叶尘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心中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班尼迪克的身体一直支撑不住了,心中权衡了一下,还是缓缓走到了班尼迪克的身边,他有信心帮助到班尼迪克,只是因为他有玄冰戒,而玄冰戒最强大的技能便是凝神精心的作用,这种近乎于逆天的技能,曾经几次救了他的性命。如果他用玄冰戒作用在班尼迪克的身上,一定可以压制住他精神上的疯狂。



克拉伦斯伸手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他之前也看见了叶尘治疗班尼迪克的全过程,虽然不清楚这个刚刚见面的人到底有强大,但是通过周围的人包括凯南大师都是那样的对他友好,也知道,叶尘一定不简单,站在那里,紧张地看着叶尘的动作。



走到冰冻囚牢的近处,仔细地大量了一下不断攻击着囚牢冰柱的班尼迪克,犹豫拳头不断地砸在冰柱在上面,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甚至露出了恐怖的手骨,血肉挂连在手骨的两边,看上去很是血腥,就连周围的人看到这里,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很可能班尼迪克的一双手就会因此而残废掉。



叶尘双手突然伸进冰牢里,一把握住班尼迪克的一双拳头,不管他如何的挣扎,始终丝丝地抓住,不让他挣脱。



叶尘正想往玄冰戒输入内力,好往班尼迪克的身体中输入能量,来以此压制住精神混乱的他,可是当叶尘看到此时眼神中透露着挣扎之色的班尼迪克,又停了下来。



班尼迪克之前被困住,无法挣脱出来冰牢,可是眼神中也没有出现挣扎的神色,这明显是班尼迪克已经在凭着自己的力量,在努力使自己恢复过来,叶尘权衡了一下,觉得现在已经将他制服住了,如果他不能摆脱出精神的影响,自己再救他还来得及,先这样观察一下也好,这也许也是班尼迪克的一次机遇,如果成功了,他将受用无穷。



班尼迪克眼中的挣扎之色越来越浓,叶尘终于更加放心,他之前的猜想不错,班尼迪克其余一直在努力着,只是一时之间,还不能成功摆脱出来罢了,所以现在也放心地握住他的双手,算是小小的帮助了他一把。



叶尘的脸上微笑着,一直谨慎地注视着班尼迪克,一旁走过来的凯南也发现了一丝不寻常,又凝视了叶尘一眼,始终觉得发现了什么,可是一时也说不上来,一会儿过后,疑惑地问道:“布莱迪?”



“凯南大师,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我只是握住了他的双手罢了,其余的……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相信,班尼迪克一定能自己成功的,让我们现在等等他吧。呵呵。”



凯南闻言,叹了一口气,有点讽刺地自嘲了一下,才说道:“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说道这里,凯南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叶尘,继续道:“班尼迪克现在的实力几乎是一个普通人,不过精神的事情,可不是与现在的身体能比的,希望他能成功吧,这对他也是好的,唉,如果今天不是你在这里,真不知道他会……好了,我不说了,还是等待吧。”



“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是复杂的,也是永远也发现不完的,即使在强大的实力也一样,希望这次下来,我们能够看见一个全新的班尼迪克。”哈伦这时也说话了,不过哈伦却说完后却是凝视着叶尘,眼神中浮现着说不清的意味,他刚才在叶尘握住班尼迪克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着叶尘,而叶尘也不只是简简单单地抓住叶尘而已,叶尘的表情毫不保留地落在了他的眼中,叶尘一定是有别的方法帮助班尼迪克的,而最后不清楚为了什么,停下来了而已,但是叶尘没有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多问什么,毕竟,别人不愿意说的东西,他也不会去多追究什么。



叶尘微微向哈伦微笑,对哈伦的理解很是欣慰,将头转到了冰牢中的班尼迪克身上,仔细地观察起来,班尼迪克还处在挣扎当中,虽然看似没有多大的危险了,但是谁又知道,那个精神系的法师没有在他的灵魂中多做什么手脚呢?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班尼迪克双手上传来的挣扎力度小了很多,而眼中也恢复了不少的清明,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成功与否,在在这最后的时间上了。



“噗”班尼迪克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叶尘的胸前,而叶尘碍于不能放开他的手,也只能不幸地“接受”了这忽然的“攻击”,但是一旁焦急的克拉伦斯却急声道:“他怎么了?班尼迪克,能听到我的话吗?我是克拉伦斯啊!班……”



“克拉伦斯,不要说话,班尼迪克已经没事了!”凯南首先打断了克拉伦斯的话,但是眼睛却紧紧地听着班尼迪克。



因为此刻的班尼迪克眼睛里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清明的神色,脸上的表情也安定了下来,虽然知道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凯南还是关心地问道:“班尼迪克,能听清我的说话吗?你现在怎么样了?”



班尼迪克抬起了头,而他的第一句话却是,“谢谢你们,我现在除了有点虚弱,已经没事了。布莱迪,也谢谢你,呵呵,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认识你吧,我刚才虽然不清醒,但是发生的事还是看在眼里的,当然,能看见,只是身体不受控制。”



“班尼迪克,你真是吓死我了,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也放心了。”克拉伦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



不过班尼迪克的话,还是让一旁的人惊讶了一把,他没有解释自己的事,而是开口就是感谢的话,然后便和叶尘聊了起来。



班尼迪克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这才抽出了双手,歉意地解释道:“抱歉,不过,我想,还是让我从这个冰冻囚牢出来再说吧。我可不想在这里面和你们说话。”



哈伦挥起了魔法杖,一阵咒语过后,冰冻囚牢坚固寒冷地冰柱牢笼渐渐地消失不见,便变成无数的冰屑散落在了地上,堆砌了一地。



班尼迪克舒展了一下自己疲惫的身体,再看到了凯南示意点头后,这才慢慢地走到了床边,解脱式的坐了下去。没有片刻的停顿,班尼迪克便说道:“上次在商会中的被偷袭中,我好像中了精神系法师的暗算,当时不知道他在我的身体上做了什么手脚,可当我托着满身的伤口,正准备用斗气压制的时候,却突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我便一直用斗气压制着精神海中的吞噬,不过在有了一股冰凉的能量输入我的身体的时候。



我本来以为我有了希望,可是正当我精神松懈的时候,突然那一股在精神中的吞噬力量,又控制住了我的身体,并更加猛烈地吞噬着我的精神力,而身体似乎也完全失去了控制,不过幸运的是,我从小也接受了不少的精神抵抗的方法……”



说到这里,班尼迪克看了看凯南,见凯南赞同地点头后,才继续道:“灵月商会训练出来的灵月卫队,都接受过精神上的训练,当然,主要是抵抗一些精神催眠和防止被敌人抓住受刑时说出一些商会中的秘密。所以,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呵呵,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谢谢那个给我输送能量的人。”



班尼迪克说到这里,将视线看向了叶尘,而叶尘只是对着微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他的想法。



“谢谢。”班尼迪克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再说多的感谢的话,也是多余。



他已经说出了大家的疑问,现在他最需要的是静养休息,凯南也不想再打扰他,便开口说道:“好了,班尼迪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你现在还很虚弱。”说完便转向其他人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让他一个好好的休息一下,克拉伦斯你注意一下。”



“好的,凯南大师,放心吧。我会时刻注意的。”克拉伦斯恭敬地躬身,毫不犹豫地说道。



“走吧。”凯南对叶尘他们说道,说完便首先向房间外的通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