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致命拥抱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三章 致命拥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凯南的神色有点怪异,而叶尘身边两名护卫一听到“铁处.女”这种刑具的名字时,双眼十分怜悯地看着躺在地上虚弱痛苦的杀手,见众人这样的表情,叶尘也好奇非常,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刑具。



两名护卫走开在审讯室的角落里翻腾了很久,才躺着一个披着透明纱衣的人形物体,那是一个模拟人体的样子制造的钢铁刑具,外表看起来精美非常,光是从外表看,就知道制造这种美丽的钢铁美人需要多么精湛的技艺。



当两名护卫抬着沉重的刑具放在杀手身边时,叶尘明显地看见了杀手再次颤抖起来的身体,叶尘有点疑惑,但是心中还是猜测出,这种刑具绝对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美丽,绝对尤其特殊的用处。



护卫再次怜悯地看了一眼杀手,随即打开了这件被命名为“铁.处.女”的刑具,这时叶尘才看清楚了这件刑具其中的全貌,里面几乎布满了尖刺,而且尖刺还是中空的,可以想像,要是人被夹在了其中,全身上下都被尖刺刺进去,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而一旁的护卫也看见了叶尘的惊讶,随即便开始解释起来,“这个刑具叫“铁.处.女”,而我们还是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致命的拥抱,其中尖锐的尖刺前端慢慢刺入受刑者的身体,先是手腕,然后是脚等其它几个地方,接着是小腹、胸、膀胱和局部肌肉,接下来是头部、肩膀和臀部。看上去虽然很疼,但还不至于立刻要了犯人的命。这期间犯人将会被这种恐怖痛楚折磨得不停地发出凄惨的叫声,显然那样非常痛苦,但是也会就这样连续哀嚎了几天才会死去。”



护卫又一次怜悯地看了一眼杀手,似乎这样还不能仔细地解释这种刑具的恐怖,他又开始继续说道:““铁.处.女”内侧各个地方都装有尖刺,靠改变钉刺的不同部位进行拷问,而且尖刺还是可以活动的,尤其是会引起剧烈疼痛的地方和靠近致命处的尖刺是可活动的,只要把这些地方的铁钉稍稍向外拔了一点,这样可以延长受刑人的痛苦。



受刑者的四肢都是被刺穿了的,所以他在桶棺内完全是被铁钉悬挂起来的。当然,他要是想跑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件事。即使放出来,也会流血不止,最终难逃死亡的命运。不过嘛……”



说道这里,护卫残忍地对着躺在地上的杀手慢悠悠地说道:“不过我觉得这“铁.处.女”做的最好的地方还是那中空的尖刺,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从外面从受刑者的身体内加入一些“佐料”了,哦!天哪,这样做的话,那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



护卫还想说下去,叶尘及时的打断了他,就他这个在一旁听的人也听不下去了,就这种外表看起来美丽非常,但是却惨无人道的刑具,绝对是任何受刑者的噩梦,想想自己之前的折磨方式,和这个比起来,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这种刑具怎么会被用出来的,难道这里的审讯是这样的不人道的?顿时,叶尘疑惑地看着凯南,等待着他的解释。



凯南见叶尘疑惑的眼光,随即尴尬的笑笑,开始解释起来,“呃,你不要误会,这种刑具早在几十年前就没有是使用了,被帝国严禁了的,不过商会当时并没有毁掉这最后的一个,所以便一直保存了下来,我也只是见过,但我们从来就没有用过它,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它的真是效果如何。”



一旁的护卫赶紧点点,肯定了凯南的说法,他刚才说的,也是听上一辈的人说过这种恐怖的刑具的事,但是他也没有见过谁用过它,但几十年前帝国使用的几年中,确实令所有人都闻之色变。



点点头,退了几步,示意护卫可以开始了。



护卫见状,不再迟疑,其中一个便将杀手拎起来,同另一名同伴合力将他放在了“铁.处.女”上。杀手的眼睛眦目欲裂,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但是被叶尘封住的身体,即使他再怎么努力也没有丝毫办法挣脱护卫,只能绝望地任由护卫将他放进了刑具中。



打开的刑具慢慢地合了上去,尖利的钢刺慢慢地刺入了杀手的身体中,一寸寸地刺入,绝望的哀嚎从杀手大张的口中发出,让周围的人神情都为之一变,这一声长长的哀嚎甚至比刚才叶尘的折磨还要惨烈。



终于,“铁.处.女”被合了上来,只留下头部的嘴唇、眼睛和鼻孔部位出来,残酷的景象被刑具美丽的外表掩盖了起来,看不到里面的真是情况,但是从杀手绝望、痛楚的神色中,仍能看出,那绝对不是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过了很久,杀手才停止了哀嚎,双眼中露出了请求的神色,他是在哀求他们,哀求他们快点将他杀死,他再也不想这样下去,对于他来说,死亡才是他唯一的解脱!



凯南走了上去,对着里面的护卫说道:“你还是说出你知道的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杀手只是盯着凯南,对于他的话,杀手仿佛没有听进去,哀求的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凯南摇摇头,皱起了眉头,到现在,他才真正发现,这个杀手的意志是多么的顽强,经过了这么久的折磨,仍然守口如瓶。随即便对着一旁的护卫点点头,示意他们继续下一步动作。



护卫领命,走近披着透明纱衣的美丽刑具前,伸手在刑具前,拉出了其上的尖刺,很快便再次将那些尖刺刺入进去。



杀手痛苦的哀嚎再次响起,哀嚎声带着深深地痛苦与绝望,此时的折磨是更加的让受刑者痛楚的时候,能够活动的尖刺继续折磨着杀手。



面前杀手的哀嚎,行刑中的护卫面色也开始变得不自然起啦,额头冒出了的冷汗,虽然他没有受刑,但是仿佛灵魂也能够到痛苦般,手下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



杀手的哀嚎声渐渐低了下去,眼神开始变得涣散起来,护卫的手上动作也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凯南的方向,等待着他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