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崩溃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崩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凯南对着护卫示意护卫让开一边,随即看了一眼哈伦,又看向了叶尘,不知道让他们两个谁来治疗一下这个杀手,哈伦是水系的魔导师,当然会水系的治疗魔法,而从之前叶尘的表现来看,他也会治疗,凯南正考虑到底让谁去。



这时,哈伦走了上来,慢慢地说道:“还是让我来吧。”



哈伦说完,便要对杀手进行治疗,不过一见杀手此刻正被“铁处(和谐词)女”完全包裹住,顿时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他想帮上一些忙,但是刑具是由全金属制成,金属有排斥魔法的特性,往杀手身上施展魔法,攻击的魔法还行,但是要治疗就显得很不理想了,叹了一口气,只能无奈地退了下来,这种刑具一旦关上,便不能将杀手放出来,放出来杀手就会死亡。



凯南安慰似的对哈伦笑笑,只能将目光转向了叶尘,虽然可以等杀手多恢复一段时间,但是面对这个死士杀手,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发生一些不确定的事,他不能等。



叶尘明白了凯南的意思,此刻的杀手十分的虚弱,只能让他恢复一下,才能继续接下来的审问,走到刑具的面前,再一次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恐怖的审问刑具,现在要对杀手治疗,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杀手只露出了眼睛、嘴巴和鼻孔,从这上面入手,显然很不合适。



叶尘也有点尴尬,他也遇到了哈伦一样的难题,非常的为难,难道只有明天再继续审问了?



不过当他看到“铁处(和谐词)女”身上密密麻麻细小非常的小口时,顿时眼睛一亮,这些小孔是尖刺中空小孔,一般用来放进一些药水来加强受刑者的痛苦程度而设置的。但是这些小孔却直接连接上了杀手的身体组织,他可以从这些上面入手。



叶尘想到这里,不再犹豫,直接将手掌贴上了刑具的表面,玄冰真气凝聚到手掌上,开始源源不断地往杀手的身体中输送着内力。



哈伦他们惊讶地看着叶尘的举动,瞬间被了然了,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想到,摇摇头,都在感叹自己的思想古板了。



玄冰真气在杀手的身体内运行着,不停对他受损的身体组织进行治疗,已经昏迷过去的杀手重新睁开了眼睛,无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叶尘,眼神中有点疑惑,但瞬间他又明白叶尘的意思,眼眸中又透出了恐惧与愤怒的神色,他十分清楚,很快,剧烈的痛楚将再次降临在他的身上。



治疗持续了很久,直到叶尘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才停止下来。既然要治疗杀手的身体,就直接彻底一点,这样一来,杀手接下来将接受更长时间的折磨,时间延续的越长,他的意志就更容易突破,能够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新的一轮审讯继续着,自从叶尘通过刑具上的细小中空小孔对杀手治疗后,叶尘便开始重复了一开始通过玄冰真气对其体内的折磨,这样一来,杀手不仅仅是受到刑具上的痛苦折磨,更加要受到叶尘的玄冰真气在身体内的肆掠,这种折磨也不仅仅是一加一那么的简单,杀手所受到的痛楚直接翻了几翻,全身上下所带来的非人痛楚,让杀手的声音哀嚎到嘶哑,最后只能发出一声声无声的嚎叫,这种似乎发至灵魂的痛苦,让周围的人听到全身冷汗直冒。



充满血丝的双眼,毫无焦距地望着叶尘,从他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到绝望与痛苦,哀嚎也开始变得机械起来,很久,叶尘还是失败了,但是又经过了几次的治疗与折磨后,杀手的意志终于崩溃了。



叶尘一见杀手的眼神,便知道不妙,瞬间便往玄冰戒中输入玄冰真气,通过玄冰戒强大的凝神精心功效,强制性地让杀手的精神安定下来,但是这样一来,杀手的精神又开始清晰并敏锐起来,但是身体上传来的痛楚便更加的清晰了。



叶尘也是无奈,虽然之前便能通过玄冰戒的作用,让他受到更加残酷的痛楚,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这不是人道不人道的问题,只是他一时还做不来这样的事,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虽然很无奈,但是不得不这样做下去。



对自己的情况十分了解的杀手,瞬间肝胆俱裂地望着叶尘,如今的叶尘,在他的心里已经不是那个恶魔了,他简直是地狱来到人间专门折磨人的残暴使者,杀手的意志,终于在这个时候,彻底丧失抵抗,嘶哑地求饶着,一点混着鲜血的泪水从他的眼角留下,他的灵魂已经屈服!



叶尘拿开了贴在刑具上的手掌,静静地看着杀手,等待着他回过气,说出他知道的一切。



杀手虚弱地喘着气,血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叶尘的身形也开始变得朦胧起来,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打算抵抗下去了,他只是想在他说出他知道的一切后,希望叶尘能够给他一个快速的死亡,一个解脱。



嘶哑的声音终于再次从杀手的口中发出,“我的组织——幽影,在达尔拉斯山脉的最南面,至少我只知道这一处,我也是从小在那里生活,并受到训练的。”



杀手有气无力地说着,说得很慢,再一次喘着气,之后又说道:“我没有见过组织的首领,只是知道,他很强大,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等待着组织的任务,然后再去完成,这次也是跟着行动队长——尔莎,来这里执行任务的。其余的,就算你们再折磨我,也不可能知道什么的。”



叶尘凝视着杀手,确定他没有说谎后,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这个组织太严密了,除了他们其中的一个基地外,其余的信息对自己没有太大的作用。



凯南在一旁出声问道:“你们身上的血爆符文是怎么回事,还是你们所会的血祭技能呢?”



杀手组织里这些杀手所会的这种强大的技能实在是一件麻烦的事,他不得不问,可是杀手的话,让他很恼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从小便接受血祭技能的学习,而我们身上的血爆符文,在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便出现在身上了。”



凯南接下来继续对杀手问了很多的问题,但是得到的结果却不尽人意,凯南沉默了下来,看见叶尘微微的点头,心里清楚,杀手说出的事都是真的,没有欺骗他们,可是越往里了解这个敌对的幽影杀手组织,凯南心中的不安就愈加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