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世之冰霜天下

一次登山,一次惊险的穿越,叶尘,一个平凡的人,带着不同的印记,打破奥法大陆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郁闷的痛苦与美酒
章节列表
第二章 郁闷的痛苦与美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渐渐地流逝,意识慢慢地回归到了身体,全身上下每一处无不剧烈的疼痛,感受着这让人难以忍受的痛楚,叶尘如今想死的心都有了,“痛死我了!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感觉到这么得痛?”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入眼是一片刺眼的亮光。

“我记得好像被环绕着紫色电光的空间洞给吸收了啊!咦?”一次次的睁眼闭眼,叶尘终于适应了,入眼之处,吓得叶尘亡魂皆冒,贯彻天地的紫色雷电轰隆的劈掣着大地,转动着疼痛的眼睛,看向了四周,紫色雷电,还是紫色的雷电,遮天蔽日,无穷无尽,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叶尘则位于紫色雷电区域的中心眼所处,方圆十米之内,没有一丝雷电落下。叶尘被这奇异的景象给震住了。

“唉,看来真的是被吸到了雷电的空间里面来了,竟然这样都没有死,真是奇迹啊!”叶尘惊奇地看着四周,郁闷地想到。

试着动动自己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痛的叶尘直抽冷气。特别是右边大腿传来的痛楚,更是让叶尘生不如死,费力地看看了自己的右腿。

“我的天!怎么**上了一剑。”看着插在自己右腿上面湛蓝湛蓝的剑身,这是一柄古式的剑,剑身盘绕五爪腾飞神龙,通体蓝色,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蓝色氤氲散发围绕整柄剑。

右腿上伤口处的血已经干而结痂。无数的疑问在叶尘的脑子里面转来转去,强烈的好奇心似乎减轻了身体上无处不在的痛楚,看着眼前古朴的蓝剑,叶尘试着用手去触摸剑身,虽然只是微微一动,难受的疼痛袭来,但叶尘咬紧牙关,手指慢慢的摸上了古朴蓝剑。

阵阵冰凉的感觉一波一波地从手指上传来,“爽!”叶尘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轻轻地抚摸着古朴蓝剑,感受清爽冰凉之意的同时,也仔细地摩挲着剑身上的盘绕着的神龙,骆头,蛇脖,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菱角分明,鳞片丝丝入微,无一不显示其精湛的制作技艺,作为万兽之首,万能之神的神龙,远古沧桑的霸气透剑而出。

虽然身体的疼痛与插在右腿上面的古朴蓝剑使叶尘分心,但之后稍微静下来的叶尘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并不是自己熟悉的登山服,而是做工考究,制作精良,非常华丽的服装。

再次看了看全身上下,一切都不一样,努力地想着这一发现,叶尘感觉他身上的衣服有点像西方古时候贵族所穿的服饰。

看着眼前的一双白皙的手,哪里是自己长期干活留下满是茧疤的手。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叶尘的脑海,他不禁恐惧地想道,“鬼上身?灵魂附体?”

当看到搭在胸前的一束金黄的发丝的时候,更加确定的他的这的想法,满头金黄的长发,很柔顺。看到这里,叶尘慢慢的将手伸向了两腿间,“还在,不是女的。”

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当发现自己的身体以不是自己所熟悉的身体的时候,都会震惊,叶尘对于附身也听说过,但那些都是建立在小说、电视或民间传说上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经历了这种事情,本该死亡的人,却奇迹般的附身在了另外一具身体上,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这一切的发现,使叶尘大为震惊的同时也异常的疑惑。

“到底怎么回事?”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叶尘奇怪地看着身上自己所不熟悉的一切,怎么也想不通,他便索性不去想了。

“这样不行,得想个法子将剑从右腿上拔出来才行。”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右腿上面插着的剑,伤口已经没有流血,而且结痂,要将剑拔出来,是比较危险的,以现在身体的情况而言,弄不好,好不容易再次得到新的生命的自己就会因为这样挂了,叶尘很不甘心。

看了看周围,叶尘这次才注意到,他所在之处竟然是屋顶。一所小屋,屋顶覆盖着坚硬的草,这种叶尘叫不上名字的草很硬,至少不用担心会被自己的身体压塌。

休息了一会,感觉体力有所回复,叶尘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牙,集力量于双手,快速的向上拔去。

“啊!”剧烈的疼痛从右腿伤口出传来,松开握住剑柄的双手,迅速的抚住伤口,努力地不让伤口出的鲜血喷流出来,叶尘抱着右腿在草屋屋顶滚动着,这一刻,叶尘的意识里面就只有“痛”,别无其它,无法忍受的疼痛使得叶尘的意识再一次模糊。

“我真的太多灾多难了!”带着一丝解脱,叶尘在昏迷的最后一刻,滚下了屋顶。

昏迷中闭着双眼的叶尘实现的所谓的“天仙下凡”,当然是脸先着地的。当然,叶尘也没有看见,在他着地的着地的地面上那一个小小的透明戒指。

右腿上面的流着的血慢慢地止住了,再难忍受的痛苦叶尘也感觉不到了,从某个方面来说,叶尘也是幸运的。时间之轮继续向前滚动着。

叶尘再一次醒来。已经痛得麻木了,勉强撑着多次受难的身体,慢慢的坐起,“我的眼睛!”叶尘睁开眼睛的时候,左眼竟然有点睁不开,有什么东西套在上面了,很奇怪。

用手把左边眼睛上面的东西拿下来一看,“我日,戒指!我怎么这么倒霉,先是雪崩,又挤又滚;再是雷电,吓死人;又是剑插腿,痛死;现在你一个小小的戒指也来凑热闹,我日啊!我做错什么了我!”

叶尘现在很郁闷,要说不郁闷是可能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和他对着干。

最后连一枚小小的戒指都套在了他的左眼上面!

不过等到他慢慢的静下心来后,再看向那枚戒指的时候,却被戒指上面的图案给吸引了,与其说是一枚戒指,不如说是一条微缩版的神龙首尾相连而成的环。

看到这枚戒指,再想想古朴蓝剑剑身上面盘绕的神龙,不难发现,竟然一模一样,不同之处,仅仅只是大小不一样而已。

感受着戒指上散发出的远古沧桑的气息,轻轻抚摸着,同样的清新冰凉从手指上传来。身体现在情况太差劲,而且右腿暂时还不能动,看着前面几米外的小草屋,“也许里面有吃的,先进去再说。”

叶尘忍着疼痛所带来的眩晕感觉,一点一点地向着小屋的门爬去。

艰难地推开门,入眼便看遍屋内简单的装饰,左边一张石床,床上铺着大大的雪白毛皮,这么大的动物毛皮,而且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不用想,叶尘也知道,这张动物毛皮一定很之前,当让,也很温暖。

中间一张青石八角石桌,一个小石凳,石桌上一壶酒壶,一个晶莹剔透的小酒杯,大概能猜到这间草屋是一个人住的。仅仅几样就是小屋内的全部东西,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虽然,石床上那张不知名的动物皮毛可能很值钱,酒壶与酒杯也是极其精致,但是这些并不是叶尘想要的,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有食物能填饱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东西的叶尘现在饿的浑身乏力,加上身上处处的疼痛,让叶尘浑身说不出的难受。

“唉,希望酒壶里面有酒吧。”饥饿的叶尘没有看到食物的影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一壶酒壶上面,酒能暖身,也能相对的补充些身体的能量。

费力地坐上小石凳,缓缓地将手伸向酒壶,叶尘现在很紧张,他怕唯一的希望也将破灭。拿着酒壶,轻轻地摇晃,“哗、哗”,“啊!有酒,还好,还好。”

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小心的将酒壶里面的酒倒到酒杯里面,一阵阵的就像顿时扑鼻而来,感受着美妙的酒香,奋力的用鼻子猛吸,一节节的口水不住的咕噜咕噜的吞,“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喝着醇香的美酒,叶尘此时似乎感受到了无比的宁静,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美酒不是什么烈酒,而是以醇香为主的清酒。而他这一喝,便一发不可收拾,很快,只余半壶酒的酒壶便空空如也。

“嗝……”吐了一口气,“唉,酒太少了,这样就完了。”舔了舔还残留在嘴唇上面的一丝丝香醇的美酒,仍然忍不住回味。

“不错,不错,唉,接下来怎么办呢?”叶尘看着手里空空的酒壶与酒杯,考虑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但他随着慢慢的思考,渐渐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好像少了,伤口上面也没有再流一丝血,已经结好了痂,也没有起初的那样疼了,饥饿感也没有了。

叶尘将酒壶拿到眼前细细的看了看,“难道是这种美酒的原因?”叶尘的意识里突然冒出了“琼浆玉液”的想法,这不能怪叶尘有这样的想法,这一切发生太过匪夷所思,而喝和酒壶里面香醇的美酒后,一切负面的感觉都减轻了太多,心神也变得宁静起来,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想。

时间在叶尘陷入深思中慢慢流逝,天渐渐暗了下来,今天经历的很多奇异的事,叶尘现在感觉很疲惫,身体在美酒的作用下有所好转,但是叶尘的精神却仍然感觉很累,感觉到天色暗下来,叶尘决定不去想脑中那太多的疑惑,“也许睡一觉起来,梦就会醒来。”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但是天空中那密集的紫色雷电却仍然贯彻天地,伴随着轰隆的雷声,强大的天地威势,震撼心神,只有小草屋所在才是整片雷域中安全所在,方圆十米,没有一丝雷电落下,所有的雷电在落到草屋的上面的时候,便消散不见,上方空间也不断的扭曲,似乎下一刻,雷电便会将整个草屋吞噬。

叶尘静静地坐在石床上,抚摸这雪白的皮毛,柔软、舒适。虽然外面雷声阵阵,但是疲惫的叶尘却渐渐的迷糊起来,静静的沉睡过去。

晶莹的龙戒被叶尘带在了手指上面,虽然不知道这枚戒指是什么做的,但是其华丽的外表与其从上面传来的清爽凉意深深的吸引了叶尘。

叶尘静静地躺在床上,而他的身体上面渐渐的被湛蓝的氤氲气覆盖,并散发着和之前喝的酒有着一丝同样的味道。手指上首尾相连的龙戒也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一丝不易察觉的水带从龙戒上面生出,沿着叶尘的身体缓缓的流动,绕弯一圈便回到起点,再继续流出,循环往复。伴随着叶尘静静的沉睡,一切都在无声的情况下进行着。

PS:新书开始,前面的章节都是比较枯燥的,但是随着情节慢慢深入,会慢慢变得丰富起来,发现这本书的读者大大们,简单的一个点击-收藏,小冰子会给各位带来闲暇之余的轻松与畅快。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前进的动力。